再拍一张最美军装照:86岁老兵曾坚守上甘岭阵地

再拍一张最美军装照:86岁老兵曾坚守上甘岭阵地



老兵档案
 
姓名:戴生和
 
年龄:86岁
 
出生地:仪征真州镇
 
现居地:仪征真州镇
 
战斗经历:1951年入伍,后为警卫员,1953年3月28日上甘岭战斗中负伤退出战斗。
 
今年86岁的戴生和,看起来精神抖擞,提及在朝鲜战场上的那场战斗,他的情绪仍有些激动。“炮弹雨点般飞来,到处是焦土,太惨烈了。”在这场战斗中,戴生和的腿被炸断,至今两条腿仍一长一短,要穿矫正鞋。
 
连夜急行军120里
 
不知跑了多少“两里路”
 
戴生和1951年入伍,1952年底在跟随大部队奔赴朝鲜之前,组织上安排他当一名副团长的警卫员。
 
在跨过鸭绿江的那一天,戴生和的印象很深,当时阴雨连绵,温度零下几十摄氏度,战士在长途行军中都疲惫至极。“到了一个叫摩天岭的地方,上级命令必须急行军120里到达指定位置。”戴生和说,一个晚上的急行军,时间紧迫加上气候寒冷,他们不敢停留半步。
 
急行军中,先遣部队从前头传话过来:“加油啊,还有最后两里路。”戴生和说,战士们一听,浑身一激灵,顿时来了劲,可走着走着就觉得不对劲。“不知跑了多少个‘两里路’,每次前方传来的都是这个数。”戴生和说,最终,在天蒙蒙亮时,他们赶到了目的地。
 
歇息中,前方先遣部队的战友才说出真相:他们这么说,是想让后方的战士行军更有动力,两里路就是他们夜间行军画的“饼”。
 
警卫员被派上阵地
 
他在战斗中被炸断右腿
 
戴生和说,他们在上甘岭战斗中轮换上去后,才发现满眼都是焦土。白天的战场上少有枪声,寂静得让人觉得很不真实,只有地上一层层的碎石粉末提醒他们,这些都是敌人的炮弹炸的。
 
一到晚上,敌人的炮弹便开始进行“地毯式”的轰炸,炮弹飞来,每一次都是又多几层碎石粉末。
 
“他们还派侦察机和特务,一旦发现我们踪迹,就发信号弹,敌人的炮弹就飞来了。”戴生和说,当时的战斗太残酷。
 
1953年3月28日傍晚6时许,迫于战斗形势,上级决定,指挥部30个警卫员只留8个,其他的全补充到一线阵地上去,戴生和就被派到了战斗一线。扑上战场,刚冲过一条战壕,戴生和突然觉得脚一麻,低头一看,自己的右脚脚跟在前,脚趾在后,原来是自己的右腿已被炸断,只剩外皮相连。
 
戴生和很快被战友拖下战场,经过救治,腿骨是接上了,但两条腿成了“长短腿”,相差了3厘米左右,只能穿矫正鞋保持平衡。
 
爆炸声挥之不去
 
现在的和平生活来之不易
 
“虽然短一点,终究还是保住了腿。”戴生和说,朝鲜战场上,他印象最深的就是敌人雨点般的炮弹,回国几年后,脑海中的炮弹声还是挥之不去。每到深夜,一静下来,脑海中就有战场上的爆炸声。“后来慢慢才恢复过来。”戴生和说,和一些战友相比,他算幸运的。
 
“战场上,每次轰炸都有人丧命。”戴生和说,有一次副团长去开会,途中突然有炮弹炸开,他意识到敌人又在炮轰了,情急之下,他推倒副团长,趴在了他的身上。
 
那一次,戴生和与副团长都很幸运,炮弹在他们附近炸响,并未伤及他们。这样的惊险场面,一线战士经常遇到。
 
“对于现在的美好生活,我们很珍惜。”戴生和说,在上甘岭上战斗过的老乡,十年前仪征还有10个左右,不知现在还剩下多少。
 
从战场上回到家乡几十年,提及那场在朝鲜的战斗,他的内心仍难以平静,“现在的和平生活来得太不容易了。”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 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上一篇:他将此人推上中共最高负责人的宝座, 此人却将他送上断头台
下一篇:世界最大全三维立体式舞台将亮相18日军运会开幕式